大鱼号app官方下载-把秦始皇陵、华山之巅当舞台 交响乐团出圈成“网红”

No Comments

  把秦始皇陵、华山之巅、秦岭深处当舞台

  交响乐团出圈成“网红”

牛背梁上飞出门德尔松的《赫布里底序曲》;秦始皇陵奏响柔和的现代交响乐。

  疫情期间,在剧场一度关闭停摆的日子里,西安交响乐团没有等待,秦始皇陵、华山之巅、秦岭深处……这些看似与音乐会无关的胜地,都变成演奏的舞台。他们用一场场精彩的线上策划为古典音乐开辟了更多新的可能。

  深山飞出交响乐

  山峦起伏,绿树葱郁,牛背梁上,飞出了门德尔松的《赫布里底序曲》。

  7月19日,西安交响乐团“中华祖脉秦岭之声”云上系列音乐会的首场演出走进了位于秦岭腹地的牛背梁国家森林公园。在此之前,乐团还曾登临华山之巅,探秘秦始皇陵,云海深处和文物侧畔皆可奏乐。疫情期间,不一般的跨界碰撞很快让西安交响乐团火出了圈儿,乐迷们爱称它为“整活乐团”。

  牛背梁最近阴雨连连,乐团必须带上雨布和雨衣;华山陡峭,得用缆车运送乐器,山顶大风吹得乐谱乱飞,平时在户外固定谱子的磁条抵挡不住,只能改成橡皮筋这种“土方法”;在秦始皇陵和其他博物馆里演出,灯光必须调试到国家规定的范围内,声音也不能超过游客最多时的嘈杂程度,选用的乐器都是柔和的弦乐和木管……

  西安交响乐团品牌总监曹继文介绍,收声始终是室外云上音乐会最为重要的考虑,为此,乐团从国外调运了最先进的设备。牛背梁和华山都存在场地空旷、不规整的问题,声音容易“散”,乐手的座位不好摆放。演出前,乐团在广场和剧院里1比1复刻了演出环境提前准备。曹继文曾五次爬上华山,技术团队去的次数更多。山顶频段复杂,对无线电耳机等设备有干扰,许多参数只能在现场一次次进行调试。

  曲目方面,乐团也花了很多心思去设计。比如谈到华山之巅,人们总会想起刀光剑影的“华山论剑”,因此,谭盾为电影《英雄》创作的音乐、豪迈苍凉的华阴老腔就被收入了这场演出;秦岭有“中华祖脉”的美誉,在这里唱响《我的祖国》,歌声伴着万里山河,那种涤荡胸襟的豪迈壮阔,是剧场中难以体会的。

  跨界走出音乐厅

  “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爱上古典音乐。”像所有的古典音乐从业者一样,西安交响乐团也有着普及这门艺术的情怀和热忱。2013年,乐团成立的第二个年头,他们尝试着走出音乐厅。大雁塔是西安的标志,也是人流量最大的空间之一,乐团每年在大雁塔北广场举办户外音乐会,把剧场中上演的那些大部头经典作品免费搬到几万观众面前,已经连续坚持了六年。

  云上音乐会的“跨界”,也在意图拓展古典音乐的收听范围。网上的各种演出实况浩如烟海,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等顶级“天团”的录像比比皆是,一支年轻的国内乐团该靠什么去吸引观众?“我们不能把音乐厅的现场体验原封不动地搬到线上,能不能搞点儿新的花样,比如把音乐会放到博物馆或者自然风光里?也许这个观众对音乐不那么感兴趣,但听说有这么一场音乐会,他就会好奇,一下子就能出圈了。”曹继文说。

  “花样”普及古典乐

  特殊时期也给了乐团大胆去做的可能。若是平时,西安各个景点人流如织,想在这里做音乐会非常困难,但现在,许多存在于大家脑海中的设想可以变成现实。疫情对演出行业来说固然是莫大的“危机”,但曹继文相信,“‘危’的背后还存在着机会。艺术生命是有限的,艺术家最好的状态只有那么一二十年,得想着法子让他们去演出。乐团也需要生存,我们不能这么等着疫情过去。”即便有政府扶持,自成立之初,西安交响乐团还是在走“从市场拿钱”的路子。“疫情期间,转到线上可以拉赞助,合作方出不了钱就出力。”乐团也在试水网络付费直播。虽然第一次只卖出了97张线上演出票,曹继文却觉得这个数字没什么可避讳的。万事开头难,付费直播是尚待开发的空间,迈出了第一步后,还需要长期的培养和深耕。

  抖音、B站上的各种小视频也是西安交响乐团的吸粉利器。“千万别学中提琴”用乐手的吐槽普及了这件鲜少被观众了解的乐器,“当乐手知道自己要在华山上演出时……”则用三句半揭秘了这场音乐会幕后的辛苦不易。目前,西安交响乐团在B站上传了99个视频,每个作品时长一分钟左右,节奏紧张,幽默风趣,被弹幕刷满了“哈哈哈”。一边是古典音乐自带的“高冷”光环,一边是网络平台上生动真实的烟火气,两者之间的“反差萌”,总是让大家津津乐道。

  西安交响乐团成立八年,乐手平均年龄不到30岁,作为国内乐团的后起之秀,曹继文和策划团队在小视频上用的精力可能要远远超出其他乐团。“我们要拥抱改变。几百年来,古典音乐一直在自我更迭。顺应时代的需求,我们才有足够的生命力。”

  本报记者 高倩 文并图

【编辑:苏亦瑜】

大鱼号app官方-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自主研发的心血管OCT系统有何“绝活”?

No Comments

  中新网北京7月22日电 题: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自主研发的心血管OCT系统有何“绝活”?

  记者 张素

  “过去20年,中国PCI手术量激增,2019年已经突破百万例,精准治疗迫在眉睫,腔内影像技术可为PCI手术进行准确评估,让病人得到最有效的治疗。”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教授近日在一场线上发布会上说。

  PCI即冠状动脉介入手术,也被称为心脏支架手术。在这场“2020心脏影像及心脏干预大会”上,中国科研人员历时8年自主研发的“心血管OCT(光学相干断层造影术)系统”正式上市,打破了此类产品长期被国外产品垄断的局面。

  国产心血管OCT系统从何而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研究生院院长兼心血管病医学部主任陈韵岱教授介绍,微光心血管OCT系统是中国科学院西安光机所孵化及重点扶持项目。微光医疗研发领军人物朱锐博士、李嘉男博士、曹一挥博士,分别在OCT系统研发及医学影像智能分析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他们组成的团队早在2013年就成功研发出心血管3D—OCT,又经过7年时间的工程化及临床注册。

  陈韵岱教授说,在研发过程中,研发人员不断与临床专家沟通了解手术医生的操作思维及习惯,使用体验及手术需求;创新性地开发出OCT-Angio系统、分叉病变量化评估系统、可降解生物支架自动分析功能、一键分享等多项更智能的科研功能。

  “微光医疗心血管OCT系统拥有独特的Pencil-beam技术,成像深度优于进口同类产品。在图像深度和细节方面,尤其智能服务软件有一定的优势。”她说。

  国产心血管OCT系统有何绝活?

  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心血管病医学部两位专家用实际病例展现了其成像效果及创新功能。其中,金琴花介绍微光OCT指导处理分叉病变和置入可降解支架两个病例时说,该设备可以通过3D重构计算分支开口面积优化分叉治疗策略,可以精准指导可降解支架置入过程中PSP技术的应用;高磊以微光OCT指导支架内再狭窄合并重度钙化病变的病例为例说,OCT在钙化病变厚度和支架内新生斑块性质的分析相比IVUS更有优势,微光OCT的成像导管在通过性方面也很顺畅。

  专家称,微光OCT成像导管光纤探头的稳固性很好,在临床试验各种病变应用中未出现光纤探头断裂的现象。“该设备科研分析功能的分叉及对角度的测量、对分支面积的测量,在进口的最新OCT机子上是测量不到的。”来自江西省人民医院的曾洪教授说。

  此外,该设备中文操作界面简洁易用,遵循OCT操作七步法,符合中国医生操作思维。

  国产心血管OCT系统后续计划

  微光医疗创始人朱锐表示,将继续深耕介入腔内影像技术的研发与创新,深入贯彻医工融合的创新理念,将产品做精做细,积极推动高端医疗器械的国产化。

  他和团队正在打造新一代的多模态融合(四合一)腔内影像系统,将更易用、更智能,计划在2021年推出。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常务副院长周玉杰说,微光OCT虽然起步晚,但起点高,从一开始就克服了一些弱点。与会者亦期待在高端医疗器械领域有更多国产制造实现弯道超车,以更精准的影像指导、更低廉的价格支出、更智能的手术方式,让更多冠心病患者得到更精准的诊断及治疗。(完)

【编辑:田博群】